鹤栯

喜欢很多,主厨HXH,MHA,JOJO,FGO等。苦逼高中党,欢迎找我玩(或学习

【MHA/耳郎响香】游乐园与约会与低跟鞋

百合向注意

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

我和响香交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每天都过着两双筷子、两根吸管、两个勺子的美好生活。

作为班里第一对也是唯一一对情侣(要有第二对也不容易),我们尽职尽责地发放着恋爱的粉色气息。

这一举动引得班里一群单身狗天天大呼受不了,看见我俩在一起时总是夸张地闭上眼睛捂住脸,连连说着:“好闪好闪,我要瞎了。”

还一边说一边抖着衣服,询问过后才知道他们想散发他们身上(不存在的)单身的清香试图来净化周围的空气。

其中上鸣反应最为夸张,看起来就像是被自己的十万伏特点到抽搐一般,那随时都有可能漏电的危险样子让人不想靠近。

对于我们班的奇怪表现,B班和老师们都略有耳闻,特别是B班的物间,嘲讽模式全开,最夸张的几天几乎一下课就扒着我们班窗子指指点点,嘲笑其他人没有女朋友。

难道他有吗?

应该也是没有的,他被不出所料地无视了,但还是很烦人。

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拳藤过来将他拖回去暴打一顿,接着压着他的头过来道歉才消失。

响香对于他们的所有行为都嗤之以鼻,还总是坏笑着拉着我的手去故意刺激他们。

在这先说一下,我们已经见过家长了,托双方父母都是很开明的福,这过程还算顺利。

不过还是少不了我们个人的紧张害羞和家长的故意刁难,这可以理解,毕竟要把宝贝女儿交到一个可能会与她共度一生的人手里,还是个女孩子。

我们都知道这份爱会困难许多。

或许挺出乎意料的,我和响香至今还没有一次正式的约会,在之前的时间里双方都默契地从未提及。

这次响香率先发出邀约:周末的游乐园之旅。

当我提前五分钟到的时候响香已经站在门口等了,穿着暗色系的风衣长裤马丁靴,帅是很帅啦,但是看起来就很热。

上手去摸了之后才发现都是薄薄的一层,除了靴子,毕竟薄也薄不到哪去吧。

算了,为了酷,我理解。

进去之后我俩人手一个冰激凌,当然口味不同,可以尝一尝对方的,我们就这么手牵着手甜腻腻地瞎逛着。

在我提议坐旋转木马时响香用尽全力拒绝,最终在我的坚持下妥协了,我玩得倒是很开心,她却全程扒着马挡着脸一动不动。

在经历了耻度最高的旋转木马后(就算不小了也可以去玩啊),我们先开始尝试了一些不怎么激烈的设施。

等冰激凌吃完后便变成了过山车跳楼机海盗船之类的刺激项目,在此过程中我们放声大叫,每玩过一个就坐在长椅上仰望天空平复心情。

好吧我承认,响香的叫是带着放开了的快乐的,我就纯属被吓的,在上面没哭出来下来没吐出来我已经觉得很好了。

长椅上的休息也主要是为了让我把已经吐出去的魂收回来。

即便如此,我依然乐于作死,对这些乐此不疲。

终于轮到鬼屋了,进去前我们俩各买了一瓶汽水,冰冰凉凉的,我双手在上面捂了捂,趁响香不注意,一只手迅速贴上她的脖子。

她打了个寒颤,发出了“嘶-”的一声,耳机线都绷直了,我便笑起来跑远了。

等她反应过来时我已经溜到她够不着的别处去了,皮这一下当然很开心,过了一会我又回去主动认错了。

小心翼翼地挪过去,看着她板着的脸,刚想用食指去戳戳她的肩。

没想到那家伙突然抬起手把汽水贴我脸上,一边还喊着:“想不到吧哈哈哈。”

猝不及防被冰到的我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,抹了把脸,抹下来一手水。

看着她远远的冲我招呼,果断追了过去。

等我们跑完回来打算进鬼屋时汽水早就喝完了,两个人都出了一身汗,一进去吹着冷冷的空调都忍不住浑身抖了抖。

我俩都不怕鬼屋,不过这倒是个蹭空调的好地方。

为了避免感冒,我们决定速战速决,放弃原先调戏工作人员的计划,迅速走完全程。

虽然鬼屋这路不短,但走完还是花了不少时间,刚进去时太阳还很大,等我们出来便明显感觉凉快了不少。

终于到了最后一个征战地点了,游乐园必备的摩天轮,当然也是情侣必备。

我们双方都身为对方的初恋,也终于体会到了和恋人一起坐摩天轮的奇妙心理。

以前只看别的情侣坐过,他们要不爽朗要不羞涩,有的大胆地直视对方,有的却羞红了脸,头都不太敢抬。

但我现在也理解了他们所有不同的人眼中那亮晶晶的东西是什么,我在响香眼中看见了,想必我也是一样的。

也许是因为关于摩天轮的各种故事与传说对于恋人的别样意义,才能让他们在这个项目面前展现出这样的,美丽无瑕的情感。

上去了之后摩天轮开始缓缓转动,我们都没说什么,静静地看着玻璃外面的美丽景色。

在要到达顶点的时候我看了响香一眼,她别扭地侧着头看着外面,用余光瞟着我。

在到达最高处的那一刻,我倾身去亲了亲她的额头。

别开玩笑了,这可是只我们的第一次约会,平时也只限于牵牵手抱一抱的程度,就算是蜻蜓点水我也觉得太害羞了。

尽管如此,她还是瞪大了眼睛捂住额头,我也笑嘻嘻地回望过去,响香她慢慢捂住了脸。

不过身为英雄预备役,怎么能连这点风浪都禁不住呢?

到下去的时候她已经恢复正常了,就是耳朵还有点红。

我买了一盒章鱼小丸子,捧在手上,我吃一口喂她一口,就这么慢慢走到了游乐园大门。

离游乐园不远有条河,我们看着天色还早,便到河边的斜坡草地上坐着聊天。

因为我拿着吃的,所以响香靠在我肩上,她本来就不高,也不重,这么被靠着很轻松。

章鱼小丸子很快就吃完了,我起身去扔了垃圾后回来继续和她闲聊。

现在换成了我躺下,枕在她的大腿上,因为经常锻炼的缘故吧,响香的腿结实又有弹性,摸起来手感也很好。

虽然刚碰上去她就红着脸把我的手打掉了。

就这么躺着东扯西扯了一会,我怕她腿麻就先坐了起来帮她揉腿。

揉到一半想到:正好,可以摸了,如愿以偿。

我笑嘻嘻地告诉她这个想法,她又瞪着眼睛拿耳机线拍在我身上,力道很轻很轻。

黄昏了,该回去了。

等我们走到回家的分岔路口时,我刚准备说再见再来个离别拥抱,响香突然扯住了我的袖子。

我不明所以地停下来转过头,只感觉到眼前一暗,额上传来柔软的触感。

她立刻回身跑开了,跑了几步回头看见我呆呆地捂着额头的样子,刚想笑出来又忍着抿住唇。

“从一开始就想问了吧”她指了指脚上的看起来就很热的马丁靴“谁让你长这么高的,没想到穿了还是要垫脚。”到后面已经变成嘟囔了。

其实我也不是很高,但是确实比她高了大概六七厘米,所以一般都是我弯腰迁就她的。

最后她也就只是挥了挥手,说了句再见就小跑着回去了。

我目送着她消失,心里暗暗决定把接吻提上日程。





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

游乐园之旅都是我编的,毕竟我是个连过山车跳楼机海盗船都不敢坐的人

恐高又害怕那种失重的感觉

评论

热度(48)